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潮声》杂志专栏> 正文
寻找菩提
2007年12月19日  来源:莫小米

     去年冬天,收到达亮的稿件后,没有来得及细看,就与几位同伴一起去了柬埔寨。
     柬埔寨是印度教和佛教的国度,柬埔寨的地理位置是北纬13度,基于这两个原因,一路上,我们都在寻找菩提树。以前我们曾在广州寻过,在厦门寻过,均无果。
     我们的司机是个24岁的柬埔寨小伙子,会一点点中文。从暹粒吴哥景区的女王宫出来,路过几座掩藏在绿树背后的木板吊脚楼时,他曾指着几株模样不错的大树对我们说,那就是菩提树。
     我们激动万分地下车来,对着树左看右看,又举起相机左拍右拍,坐树下拍,闭着眼拍,合着掌拍―可后来才知道,这并非菩提。
     没有找到菩提,却找到了微笑。在吴哥通王城的东西南北四大城门口,在迷宫般的巴戎寺,有着吴哥建筑中独特的四面佛,那些笑意浮现在林立的塔殿上,任何一个角度都是微笑。宽嘴,丰唇,翘角,微抿,许多的微笑,四面八方的微笑,很微妙很神秘的笑,正看侧看都是笑,阳光下阴影里都是笑,那笑刻在粗砺的石头上,残破了都是笑。
     笑得如此之好,买一些工艺品回去送人呀。奇怪的是,我们在暹粒在金边的许多工艺品商店里,看到今人的雕刻与绘画的模拟品,那笑的唇线,变形的、拘谨的、僵硬的、过分的、夸张的……没有一个能与之相比拟。只好一个也不买。
     也不奇怪,如今的人活得目的性太强,电视上见识过大笑俱乐部,据说是为了长寿,一个个笑得像疯子,有几分恐怖;许多服务行业规定笑起来必须露8颗牙,否则扣奖金;现代工匠制造的那些镀金的、仿真的、做旧的微笑,或许有笑纹,有笑模笑样,但那种既是笑开的又是含蓄的,由心底生出才荡漾在脸上的,只笑给自己的与尘世的一切无关的笑,今天哪里还会有?
     不想在金边的大皇宫,得来全不费工夫地,我们忽然找到了菩提。
     这是我第一次确切地见到的菩提树,仿佛正是我心中所想的形状。树干笔直,树冠周正,就像小孩子画出来的第一棵树。叶子绿得纯正,椭圆的心形,脉络清晰可辨,叶梢有一个修长的小尖尖,叶面光润油亮,不染一尘一埃。后来我将它的照片贴在网上,有网友说:这树的品相果然不一样。
     回来,静下心,看达亮的文章。
     达亮的文字,都是有关心灵的,看看文章的标题就知道了:《心之眼》、《置心一处》、《心情雕刻》、《醒世童心》、《人生三境》、《素养》、《也是修行》、《简单的生活》、《将心安心》……而书名,就叫《心灵渡口》。
     达亮讲的故事,往往先让人一愣,然后有所了悟。比如:
     “请问禅师,船夫载客过江,船行时,船在沙滩上轧死很多螃蟹。这是乘客的过错还是船夫的过错?”
     “这不是乘客的过错,也不是船夫的过错。”
     “那究竟是谁的过错呢?”
     “是你的过错!”禅师两眼圆睁,大声地对某居士说。
     无心莫造罪,陷人入罪才真正有罪!
     还有这一则:
     一次,有人请问一位国画大师:“画什么最难?”大师默然不语,如入定中。久之,那人再问,大师仍闭目不语。于是,客遂请辞。此时,大师乃舒眉缓语道:“不画什么最难。”客人不解,请再释之。大师曰:“有相皆是假,空处最难描摹。”
 达亮的文字,也是一种寻找,寻找什么?寻找一颗良好的心,一种爱人的性情,一种坦直、诚恳、忠厚、宽恕的精神。我恍然大悟――达亮也在寻找菩提。
     关于寻找菩提,史铁生有段精彩的论述:
 “寻找菩提,便意味着开始一场前途叵测的精神跋涉。在那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生命之旅中咀嚼着生命的轻与重、苦与乐。每当立于生命固有的疑难,立于灵魂一向的祈盼,就想念菩提,寻找菩提。寻找菩提,回望心灵虚空的安静。在想念菩提中油然地通向安静。一次次投靠安静,回到生命的起点。在现实与虚空的交界处,菩提矗立着,葳蕤而高大,通体光明。”
 以此为《心灵渡口》之序,让我们一起寻找菩提。
 
 
 

 
 平淡日子最需要什么
 [美国]刘荒田�

      在冬日淡白的阳光下,我静静地对着屏幕,读达亮的《滴水禅思》。前些天,他用电子邮件发来这本书稿,让我写点什么。序是非官方的应制体,替自家的书作,咎由自取倒也罢了;替人家的书作,难却盛情,仍旧是苦差。然而,读着读着,却真地有了感想,不能已于言了。�
     感想来自一个问题:平淡日子最需要什么?笼统而言,平民的生命,以平淡为基调,“平”指生活安宁,“淡”指心态平和。和平淡相对立的,是动荡,如战争,暴动,热恋,离异,决裂,阴谋,冒险,犯罪,疾病,死亡,意外事故,人处于这一类非常状态,心情亢奋如升虚火,诚然够刺激,但精神和体力的损耗太大,无法持久。高尔基在《海燕》里呐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等浪漫的宣言,应用于平时便近于滑稽――你愿到暴风雨里去送死吗?现实人生中,耐久而幸福的婚姻,并不总意味如漆如胶、死去活来的爱,而是细水长流的体贴。此所以泰戈尔讴歌“家务”中蕴藏的诗意:“妇人,你在料理家事的时候,你的手足在歌唱,正如山间的溪水,歌唱着在小石中流过”。�
     非常状态孳生激情,人由激情操控,能频繁地产生“巅峰体验”,是诗人求之不得的。不过,更值得我们珍视的是常态,除非偏爱折腾,喜欢自作孽,你总得承认,填在每张日历上的,无非上班下班,赶车,赶活计,一家子在灯下吃晚饭,看电视,逛街,买菜,交各种费,上网,偶尔俩口子拌嘴,为了孩子的功课落后发急,为了看中已久的家具减价或者为年终奖高兴一阵子,会友,开会……你不但非得接受平淡,还得为了天天拥有平淡而充满感戴。因为使平淡消失的,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不测之风云”。�
     那么,和浪漫的恋爱最需要激情一般,平淡日子最需要什么呢?答案是:智慧,把平淡日子过得精彩,过得雅致的智慧。智慧过滤红尘,智慧提升趣味,智慧凝聚爱情亲情与友情。达亮这本书,恰恰充满具有普遍实用意义的智慧,它谈人生的方方面面,多方取譬,无处不禅,深入浅出,言近旨远,人际关系的“圈内圈外”,感受快乐之为生活方式,雪的意蕴,交友之道,生与死的辩证,四种死法,诚信,水的奥义,等待开门与拒绝开门,随太阳旋转的小花……娓娓道来,联想之广,发掘之深,教你边读边点头,边思考边感叹。�谈人生智慧,行文须具有足够的智慧,不能变为干涩的说教,达亮的语言,圆融灵动,充满诗意,隽永幽默的警句妙语比比皆是,禅意如此亲切,直如手里冒着热气的一碗米饭。如果我没见过年轻的达亮,一定把他猜为历尽沧桑的睿智老人。�
     达亮在书里说:“人生其实是一幅卷起来的图画,是时间把它慢慢展开在你的面前;山也好,水也好,不就是路吗?走就是了。诚然,路必须走方能到达,事必须做才能完成,苦必须受才可消除。”�
     又说:“我们每天享受生命又每天丧失它,我们无法增加生命的长度,只好追求它的高度。”此书所呈现的智慧,就是通向这“高度”的云梯。
 

 
新书推介
     2007年4月由重庆出版社出版的《滴水禅思》、《心灵渡口》两本书,是达亮近四年来写的散文随笔集。书中充满禅味诗意,加之作者诗意修养的纯熟,使文体叙述从容淡定,散文化的语境随手拈来,有清风澄澈而灵台空灵之妙。
    这套书分别由著名作家刘荒田(美国)、莫小米、阿成、诗人非马(美国)作序;广州《周末画报》主编、香港文化评论人李照兴对其丛书亦有点评。书中配有潮州韩山师范艺术系孙天塬拍摄的图片,主要凸显空灵与幽静的清凉意境。
    《滴水禅思》:滴水虽微,渐盈大器;滴水虽微,见微知著。对于生活而言,一滴水有时候就是一片海。关于人生的许多道理不必用海去诠释,一滴水足够。鉴于此书冠名“滴水禅思”,作者由水思禅,水是为主体。
    活在当今,心灵的宁静的确不易得,因为我们的心永远会被外在的力量所左右,未尝获有真正的内心生活,因而也就失去了回归自我的心路。字里行间充满了睿智与禅机,对困惑于当前物欲横流的社会现象的人们,应该是一帖清凉剂与镇定剂。
    这套丛书用精炼畅达、幽深温婉的语言,揭示了许多隐含在日常生活中不易察觉的人生哲理。书中亦有启人心智的感悟,充满禅意的对话,令人莞尔的幽默;在简约平实、自觉或不自觉中道出佛道的精髓,使佛学中的哲学得到有机的提升。
    书中表达了对生命的热爱与赞美,以及对美好生命的向往之情,同时亦是作者心路历程的真实写照。这套丛书在语言中追求诗歌的韵律感,使读者能够在愉快的阅读中滋润心灵。
            个人主页:http:puti.tougao.com
            电子信箱:mike@pub.chaozhou.gd.cn
 
 

书名: 《滴水禅思》        书名: 《心灵渡口》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作者:达 亮                作者:达 亮
ISBN:978-7-5366-8693-9    ISBN:978-7-5366-8694-6
出版时间:2007年4月        出版时间:2007年4月
定价:24.8元               定价:24.8元
 

地址:广东省潮州开元路50号《人海灯》编辑部
邮编:521021
联系人:达亮
电话:0768-2250765
信箱:mike@pub.chaozhou.gd.cn

相关阅读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海滨路14号人大大楼2楼 邮编:515031 邮箱:shantouwenlian@21cn.com 电话:(0754)88523533
© 2010 广东省汕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7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