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正文
刘斯奋“快活的蝙蝠”
2010年09月17日  来源:汕头文艺网
 
  刘斯奋“快活的蝙蝠”

    人物档案  刘斯奋,自号“蝠堂”。1944年生于文化之乡广东中山。1967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刘斯奋曾任广州市文化局副局长、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现任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省政协常务委员,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长篇历史小说《白门柳》获全国长篇小说最高奖第四届茅盾文学奖。

    蝙蝠者,非鸟非兽,亦鸟亦兽,什么都不是,又什么都是。“在写作界的眼里,我是从政的(或者还是画画儿的);在绘画界的眼里,我也是从政的(或者还是写作的);而在从政的同事当中,我又是写作和画画儿的。”一番风趣的开场白,一下子拉近了刘斯奋——这位自喻为“快活的蝙蝠”的长者与记者的距离。

   力透纸背《白门柳》
    已过花甲之年的刘斯奋,集创作智慧、创新精神与管理才能于一身。说起童年的梦想,刘斯奋摆摆手,“那时只想当个画家”。高中毕业那年本想报考广州美术学院,却因大多专业系停招,于是转而报考中山大学中文系,以专业成绩第一名被录取。“本又想那就做个文人吧”,怎料命运之手鬼使神差将他推入从政之途,历任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画院院长等职务,统领广东文艺界走出了低谷。
   一部《白门柳》,平添几多愁!从37岁落笔到53岁封笔,刘斯奋耗费了人生中最宝贵的16年光阴。犹如一个生命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从蹒跚学步到出落为少年,开始迈着青春的脚步迅跑。为了迎接这个新生命的诞生,刘斯奋放弃了一切爱好和交游,他的思想与生活理念,也在16年间得到了洗礼和陶冶。
    1997年,长篇历史小说《白门柳》创作完成。这部洋洋洒洒的大作分为《夕阳芳草》、《秋露危城》、《鸡鸣风雨》3卷,以明末清初社会大变革、朝代更替、文化兴衰为背景,集中刻画塑造了以民主思想家黄宗羲,著名文人钱谦益、冒襄为主的人物群像。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广东人,刘斯奋在书中对明末清初秦淮文化、市井风情、宫廷斗争和战争场面栩栩如生的描摹、细致入微的刻画令人称奇。在刘斯奋的笔下,文化名人钱牧斋、冒辟疆和秦淮名妓柳如是、董小宛的另类情爱,乃至反派人物阮大铖、马士英等人的阴险狡诈,均被刻画得活灵活现。然而,刘斯奋透过烟雨繁花所要立意和表达的,却是那种对民主思想的觉醒,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守护与挚爱。在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过程中,究竟产生了什么积极的东西?产生了什么能够真正代表时代飞跃的思想?这些思索可以说在《白门柳》中“力透纸背”。
   站在天上立意,站在地下选材。刘斯奋16年精雕细琢始成《白门柳》。准确的历史描绘、精湛的写作手法、深邃的思想内涵,这部作品迅速成为当时中国文坛的一部力作而引起广泛关注与讨论。1998年,《白门柳》当之无愧摘取了中国当代文学的最高荣誉——第四届“中国茅盾文学奖”的桂冠。
 
另辟蹊径文人画
    圆了作家梦后,刘斯奋仍不满足,希望继续有所追求,他便将创作激情转向书法和绘画。刘斯奋在作家、画家这种截然不同的艺术形态中信步游走,收获颇丰——相继出版个人画选、个人画集,并被任命为广东省画院院长,开全国作家统领画家的先河。
    “我最初的梦想是当个画家,但由于种种原因走上学文这条路,可是少年这个梦想却始终没有淡忘,在《白门柳》之后,我的兴趣自然而然又转回来,再拿起画笔,圆少年一个梦。”刘斯奋爽朗地笑道,“我画画一不看重师承,二不强调临摹,通过读画、揣摩去感受、去吸取,然后用自己的办法将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对于这种在常人眼里极为另类的作风,他认为,艺术最重要有两方面,一是艺术的个性价值,他生动而又通俗地解释道,如同衣服工业大生产,每一件都一样,但时装设计是一种艺术创造,只有一件,因此价值在于它的独一无二。艺术尤其如此,要坚持发挥自己的悟性与个性。“艺术还要有激情,古人曾说,画要常带三分生。‘生’就是一种创造激情的灌注,艺术的生命在于激情的注入,正因为激情才显得新鲜而与众不同。因此每一幅山水画,我都力求不同,每一幅画都是一种新的挑战。”
       翻开刘斯奋的画集,透过他的大写意文人画,我们就更能体会到他骨子里的那种热衷创新的性情。一幅幅装帧精美的中国人物画吸引了记者的眼睛,形态各异的人物,古朴与摩登、传统与时尚。而最独特的是,刘斯奋所作的现代人物画不拘泥于传统笔墨的画风,而是富于主观节奏的用线与用墨。他说,大写意的中国画饱含着作者的主体意识,注重妙悟而不注重既有技术,注重以激情与生命打动读者,画中有情,画中藏气。而怎样用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大写意手法,用笔墨书法的线条来画现代人物,这个东西在古代并没有,而现代人也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抓住这个学术点来寻求突破。旅美艺术家钟耕略就曾赞扬刘斯奋的现代都市系列画作“已然跨入了一个现代艺术的领域。”
 
 因地制宜创产业
   文学和艺术,一般人眼中“风花雪月”的东西,如何在建设文化强市方面发挥作用?作为文化领域的艺术家、领导者,刘斯奋对当前我市建设文化强市也颇有独特见解。
  “所谓强,就是要有辐射力和影响力,而不是停留于‘量’这一层面。”刘斯奋认为,一方面要有精英文化,有一批文化的精英人才来把它做强,产生一种比较强的影响力,同时还要有文化产业,用现代工业文明理念来完成传统文化的转型。精英文化和文化产业二者结合影响力才能达到最大,才能真正满足最广大群众的需要。汕头的文化底蕴比较丰厚,而且整个社会对文化的重视程度高、社会的共识程度集中,群众基础好,而且地方特色、文化特色较之其他地区鲜明,具有文化优势。如果汕头市能因地制宜,从实际出发,根据自身的基础、优势、强项,扬长避短,把汕头传统的、有影响的东西转化为产业,在社会上推广、覆盖,一定能够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
      从官场到民间,从作家到画家,在他人眼里,刘斯奋的每次转身都去留无碍,异常的潇洒快活,他笑答,这可能是出于一种典型的岭南文化人的心态,喜欢自由自在,不拘一格,不定一尊,不守一隅。不刻意拒绝名利,但也不受名缰利锁的束缚,只管在人生旅途上率真随意地行走。回首岁月,经过16年孤独的写作长征后,到现在圆了少年时的画家梦、从政梦。刘斯奋说,命运已经对我很好了。人生到了这份上,应该知足了。

  转自《汕头特区晚报》 记者:陈史 刘超群

 

 

 
 
 
相关阅读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海滨路14号人大大楼2楼 邮编:515031 邮箱:shantouwenlian@21cn.com 电话:(0754)88523533
© 2010 广东省汕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7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