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正文
潮汕谜艺回归原生态
2010年09月27日  来源:汕头文艺网

导语——

谜艺回归原生态,是艺术内容提升之后回归活动空间。每一次回归是一次进步。目前,潮汕谜艺的活动重点正逐步转移到社区,预示谜艺传承、发展的中心在社区,预示谜艺再次回归原生态; 近代商业的崛起,也是潮汕谜事活动繁荣的因素。主要标志是:第一,结社;第二,著书立说;第三,谜猜活动频繁; 谜艺从民间的下里巴人上升到殿堂的阳春白雪之后,如今又回归到“下里巴人”扎根的社区;将“下里巴人”提升为“阳春白雪”的中高端知识分子群体,自觉地、愉快地深入社区开展工作。

第五届大潮汕(汕头)迎春谜会最近在金平区江街道木坑居委举行,木坑居委崇德堂协办。

这么大型的文化活动,由一个涉农社区居委承办,由社区民间团体没有任何商业广告目的赞资协办,这在中华谜界是首次。愚认为:也是谜艺活动发展的必然结果——植根民间的谜艺要传承、发展,在失去管理机构财政支持的情况下,唯有到拥趸众多的社区寻找出路。

根据目前谜艺的生存环境,第五届大潮汕(汕头)迎春谜会组织者适时地提出了“谜艺与社区”的学术论题。

愚认为:目前,潮汕谜艺的活动重点正逐步转移到社区,这预示谜艺传承、发展的中心在社区,预示谜艺再次回归原生态。所谓谜艺回归原生态,是艺术内容提升之后回归活动空间,使中华谜艺水平整体提高。每一次回归是一次进步。让我们回顾谜艺发展史的概要,从中总结出规律性的东西。

谜艺诞生于田野

中华谜艺是中华先民早在几千年前创造的。夏朝的农民在田野中劳动,既饥又渴,劳作夯重,他们看不到生活的前景。他们把这一切归咎于当朝统治者夏桀。有人终于忍无可忍,要怒叫,又碍于统治者的帮凶监督在旁,于是不得不装样望着天上的酷阳,用隐晦的语言吼出内心的愤恨:“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大意是:“夏桀呀,你这暴君如同天上的酷阳,煎烤得人民无法活下去,你为什么不早些完蛋呢?我忍无可忍,我要和你拚命呢!”这是有韵的歌谣,很快传开去。春秋时孔子编《诗经》,将它收进去。后世研究灯谜的人,将这类作品视作隐语——灯谜的萌芽。潮汕谜艺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但这些文字也可视作潮谜的发端,因为潮谜是中华谜艺的“流”。

谜艺从田野走进殿堂

谜艺产生于田野,因其实用性很早引进于军事,用于传递消息。《左传》有“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则诺。”用现代汉语翻译过来的意思是:登上山顶的军队缺粮缺水,就用暗语“庚癸”向大本营求援,终于得到满足。(在历法十天干中,“庚”主谷,“癸”主水)《左传》还有“河鱼腹疾,奈何”的记载,这也是军事暗号,“河鱼”隐指军队,“腹疾”隐喻兵士们肚中无粮。

谜艺因其实用性和知识性,很早就被书生儒士用作传递秘密或角智逗乐之载体。潮汕地区这方面的故事很多。

   古时,通信载体唯有书面函件,文人间传递密事,常恐书信失落泄密,故往往利用谜语以隐之。如:明朝孝宗年间,饶平黄冈镇有个才貌双全的女子余美娘,与东界名士曹宗结识后私托终身,暗自寄言约会。恰遇曹宗不能赴约,余美娘很失望,再遣婢女偷偷送去一信。信上写着四行怪字——第一行的“夜”字写得很长,“枕”字横卧,“意”字心不正;第二行的“月”字歪斜,三个“更”字叠在一起,“门”字(繁体)只写一半;第三行的“命”字写得很短,“家”字写得弯弯曲曲,“信”字缺了“口”的部首;第四行的“肝”字写得很长,“望”字断节,“来”字(繁体)少一个“人”的部首。

   曹宗颇费心机思索,终于悟出其意:原来是余美娘修书遣责他的失约,因恐投书有失,故效苏东坡的“神智体谜”,隐诗一首:“夜长横枕意心歪,月斜三更门半开;短命冤家(潮音“弯”与“冤”同音)无口信,肠(潮音“肠”与“长”同音)肝望断无人来。”

  制谜、猜谜的过程,就是娱乐的过程,趣味盎然且诡奇神秘,因而旧时的知识分子把玩谜视为高雅之举。潮汕的名贤,大多与谜“挂上钩”。例:传说明代嘉靖十一年壬辰榜状元、海阳县人林大钦,未及15岁就中了秀才,因家贫,就到银湖乡教书,一边继续攻读。某日,在银湖乡附近的员外、进士翁万达的丈人寿辰设宴,遍请乡贤乡贵。林大钦也在邀请之列。翁万达早闻林大钦才智过人,有意考他一下,特地修书一封令仆人送往。信中说:“食尽牛头肉,猪借刀作羹,传书人不见,一言寄丹青。”林大钦接信后,准时赴约。信中四句话隐含着“午刻专请”四个字,立即被林大钦猜出来——食尽牛头肉,“牛”字不出头,剩“午”字;猪,在历法十二地支中的序列是“亥”,“亥”加上“借刀(刂)”合成“刻”字;“传”字的“人”不见,剩“专”字;“言”字加上“青”字合成“请”字。(当然,按现在的观点看问题,该谜谜理成立,但谜面不知所云,是不能成谜的。然而于灯谜发育阶段的作品,我们是不能苛求的。此外,此谜也有可能是民间艺人假借翁万达、林大钦之名传开的。)

  翁万达、林大钦、吴殿邦、陈春英等等明清古潮州名贤,都有传播不衰的谜语故事,具体事例的真实性可以忽略不究,从其故事传播的广泛性和谜艺水平,可见其时潮州的知识分子擅谜成风。从有关资料考据,其时整个中国知识界均如是。所不同的是:中国很多地区,谜艺从田野走上殿堂之后,谜艺成为“阳春白雪”,只供少数高端人物玩乐,“下里巴人”的原生态民间谜,逐渐式微,几至灭失。然而,古潮州的文人参与谜事活动之后,对谜艺这最原始的口头文学加以提炼、升华,然后又回归民间,这是一个交通的过程,雅俗互相接纳的过程。潮汕民间谜的谜文很有文采,雅致,文人加工的痕迹很明显。如:“四脚亭前一间铺,只卖手环无卖布。老婶老姆来交关,财主拚到无穿裤。猜用物一:竹环母仔椅。佚名作。”这种雅俗相容互补的现象,对潮汕谜艺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换言之:古时候,经过文人加工提升艺术水平又回归原生态的古潮州谜艺,健康地发展着。有诗为证:“上元灯火六街红,人影衣衫处处同。一笑相逢无别讯,谁家灯虎制来工?”这首诗的题目是《潮州元宵》,作者是清代同治年间的潮阳县令陈坤。这首竹枝词,寥寥28个字,勾勒出一幅生动的古潮州民俗文化图。

谜艺阔步走进城镇坊间

   潮汕谜艺从田野走进殿堂,经过艺术提升之后,又回归田野,这是一次质的飞跃。自清末至抗战前,潮汕谜艺进入另一个发展盛期。其主要特点是谜艺随着城镇的发展而阔步走进城镇坊间。繁荣的标志是:第一,结社;第二,著书立说;第三,谜猜活动频繁。

   古潮州因为瓷器业的发达和占了得天独厚的海滨港口的优势,使它至迟在宋代就成为农耕经济和商品经济并存的地区。1860年汕头的开埠,更使这片地区商品经济发达,城镇空间迅速扩展,大批农村的小知识分子进入城镇谋生,潮汕谜艺随着进城的小知识分子而到城镇坊间这块土壤落地、生根,乃至篷勃发展。

   结社。清末以来,潮汕地区的灯谜活动中心是潮州府城和汕头埠,在这两处繁华城镇,来自五湖四海的谜友们为了寻求知音,讨论、提高艺术,于是便产生了谜学团体。这些团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折射了潮汕地区谜事的旺相。潮汕地区最早的谜社有清末潮州的“筱斋谜社”,陈奏创立;潮州“古松谜社”,陈月山创立;潮州“芸香谜社”,翁友松创立;还有民国初汕头的“孔教会谜社”,汕头孔教会会长杨雪立创立。其中汕头孔教会谜社规模最大,活动正常,每年孔子春秋两祭,均在三让路的孔教会和永平路的孔教学校搭棚开猜,一连10多个钟头至晚间才歇鼓。猜者观者人山人海,是汕头一大文化盛事。此活动坚持了30来年,至抗战时期汕头失陷而被迫告停。

   著书立说。二十世纪初问世的潮汕谜书,不少在中华谜坛是有重大影响的。其中最主要的有:由潮州谢会心1929年写成,汕头市名利轩承印发行的《评注灯虎辨类》,该书精选古今佳作,厘定法门43个类目,详加评注,是中华谜坛第一部最系统的谜学工具书;由潮州翁松孙、饶锡吾主编的《影语月刊》,于1926年创刊;出版18期,是全国最早的灯谜月刊;此外,还有1915年张唯一编的《别有会心室谈虎》;1932年翁松孙、赵松雪主编的《浣花片谜刊》;林仲郎撰的《结缘斋谜存》等等。

   谜猜活动频繁。清末至抗战前这段时间,潮汕地区城镇的谜猜活动空前红火。许多游乐场所,把谜猜列为经常性活动项目,如汕头市大同游乐场(在中山公园内)几乎每晚都有谜猜,只要是晴天。此外,谜友们兴起,也可以自资悬谜招猜。汕头的小公园、牛屠地,潮州的西湖,揭阳的进贤门,都是谜友们自资办谜会的好去处。

   值得一提的是:民国时期,谜艺已成为潮汕地区的商业广告载体。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整个国家最落后、最混乱的时期,而潮汕地区却偏安一隅,商品经济相对发达。有商业就有广告,商家们选择了潮汕人喜闻乐见的谜艺作为广告的载体。这个选择是明智的,既经济又有广告效应。大商家搭谜棚,小商贩也附趋风雅。如汕头雨伞街有家“桃园补肾丸”,经济效益并非很好,但主人王志和不甘寂寞,每年必办几场谜会。谜作大多与本业有关,如“李逵负亲返梁山。猜中药五:黑丑、茴香(谐音为‘回乡’)、贝母(贝、谐音‘背’)、当归、熟地。”其奖品一色为自家产品“补肾丸”。汕头谜界曾经流传着一句歇后语:“雨伞街谜赏——补肾丸”(雨伞街补肾丸能成为俗语流传,这就是广告效应)。可以说,现代商业的崛起,是潮汕地区谜事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

   潮汕谜艺自清末盛而至日寇铁蹄践踏潮汕大地时偃旗息鼓。其原因不言而喻。

   抗战胜利后至解放前夕这几年间的潮汕谜坛,稍有生气,但无法恢复元气。搭棚聚猜的盛况已经不再,谜猜活动多为商家们作广告的小打小闹。如汕头市升平路的“三一牙刷店”在自家门前开设灯谜栏,宣传自家产品,如:“三一挂灯猜。猜县名一:四会县(三和一会在一起为四,挂为悬挂,县是悬的通假字)。”又如:“三一。猜潮汕俗语一句:许底(那里面)十五十六(三一别解为三十一,十五和十六加起来就是三十一)。

   必须说明的是:潮汕谜艺从田野走进城镇以后,根还在乡间。节日乡间的谜棚依然星罗棋布。

    谜艺进入“统一管理轨道”

   相对20世纪40年代而言,解放后潮汕谜坛重新焕发生机。自解放初至“文革”,潮汕灯谜的活动概况可归纳为“集中城镇,加强领导,严格管理,政治挂帅”16个字。“集中城镇”指的是活动格局,汕头市及各县城是灯谜活动中心,公社(相当现在的乡镇)一级基本没有灯谜组织,节日见于乡村间的谜棚已很少见。生长于农家的“谜迷”们,节日往往徒步几十里路进城“射虎”,夜间随便找一避风处蹲一晚或乘夜结队返家。“加强领导”指各地灯谜组织都受到有关部门领导,一举一动都须由其直接指挥。各地灯谜组织的主管部门或是总工会,或是文化馆。汕头于1952年由李梓卿、黄炳华、胡天道、陈家辉4人创建了汕头市工人文化宫灯谜组,主管单位是汕头市总工会,业务指导单位是工人文化宫。这是解放后潮汕地区成立的第一个灯谜组织。1954年,柯鸿才先生受潮安县文化馆委托,组建“风水谜苑”,成员有翁松孙、饶锡吾、徐醉雪、李志浦等人。此外,至20世纪50年代末潮阳、澄海、饶平、普宁、揭阳等县均以县城为中心成立了一个灯谜组织。“管理严格”指组织管理和活动管理无微不至甚至吹毛求疵。对参加灯谜组织的人员,要经过政审,政治要求很高。申请入谜组几乎比申请入党还难。“政治挂帅”指创作的思想导向,那个时期,尽管一则谜字数寥寥,但更不能离开“阶级斗争”这根弦,慎防“含沙射影”和“指桑骂槐”。

   这个时期尽管有上述诸多限制,但谜猜活动依然活跃,灯谜爱好者队伍不断壮大(这支队伍中高手众多,但因“出身成份不好”等原因不能加入灯谜组织)。各城镇灯谜组,基本上逢周末举办开猜活动,汕头市工人文化宫灯谜组则很长时间每周举办谜会二场至三场。离开猜时间尚早,但谜棚前已挤满了猜众。这种盛况持续到1966年6月“文革”的风暴刮到汕头市而不得不画下句号。

谜艺在风雨中飘摇

   1966年5月,“十年动乱”开始,全国上下鸡犬不宁,谜界更是重灾区,潮汕地区的谜台顷刻间化为乌有,不少谜人或被关进“牛栏”,或一身挂满谜笺游街示众。南澳的黄辉孝最惨,因一则“阿斗再世。猜七言唐诗一句:前度刘郎今又来”而被定罪为“替刘少奇鸣冤叫屈的现行反革命”,被投进监狱,一家人受株连,次子不堪受辱,含恨自杀身亡。

   上世纪70年代初,中国上空政治风云不定,但潮汕人竟敢冒险,重搭谜棚,并一直坚持下来,这在中华谜坛上是绝无仅有的。当然,谜作者一个个都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创作谜面一般不敢随便杜撰而引用现成的“革命口号”、样板戏和“已定性的革命歌曲”唱词、对白等。如:“座山雕打死我祖母掳走我爹娘。猜《三国演义》人物一:仇连(谜面引自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唱词)。”“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猜县名二:同心、特克斯(谜面引自当时流行的‘革命口号’)。”

   尽管谜人们谨小慎微从事,但因谜得祸的事故依然时有发生。1974年,饶平县黄冈镇谜友汤生成接受“革命任务”制作一批“革命谜语”。他的作品中有一则是:“工农兵批林批孔。猜成语一:三心二意。”他因此谜而被打成反革命。

   此时期的谜坛依然是危险地带,潮汕谜人既提心吊胆又兴致勃勃,重新涉足者日众。有人以一句潮汕俗语概括了这一文化现象:“奴仔打炮(爆竹),又惊又好。”

   全国最早恢复灯谜活动的地方,是汕头市工人文化宫,时间是1972年五一劳动节。当时避讳很多,如不能叫“灯谜”,应叫“革命谜语”,因为“灯”源自花灯,是“四旧”之物;不能叫谜奖品或谜赏,应叫“纪念品”(很长时间每猜中一谜发给一册单价0.01元的《革命歌曲选集》“作纪念”),以避“物质刺激”之嫌。

    谜艺在春风中复兴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华谜坛犹如“千年老干屈如铁,一夜东风都作花”。潮汕谜坛由于恢复活动时间早,有坚实的发展基础,更是“欣欣此生意”。

   第一,扩大参与面,城乡处处见谜棚。自抗战后就几乎不再搭棚聚猜的乡村,导猜的鼓声又咚咚响起来了。

   自资举办谜会,也成为时尚。结婚、乔迁等喜庆之事,举办谜会以贺;双休日,举办家庭谜会为娱乐。

   第二,重视培训工作,谜人的队伍日益壮大。改革开放以来,潮汕谜坛新人辈出,谜人队伍的文化结构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文化素质的大提高,必将推动谜艺水平大提高。

   潮汕各地谜界重视在学校里培养新人。最成功的是,本世纪以来,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精心协助汕头市私立广厦学校和澄海上华镇龙美小学等中小学校开展校园谜艺教育,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孩子们学会猜谜、制谜,学习成绩也大幅度提高。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及时帮助他们总结经验,推广经验。把该经验引进到办学规模较大的汕头市私立广厦学校,以此作为实验基地,再逐步推向其他学校。谜艺已成为广厦学校和龙美小学的第一课堂的教材,得到有关职能部门的认可。2003年12月,汕头市文联、汕头市教育局联合授予私立广厦学校为民间文化特色教育学校的称号。这两所学校的成功经验,受到同行的重视、仿效。

   第三,灯谜活动大型化、多样化,交流活动经常化。

   第四,潮汕谜人身手不凡,在参与的全国性重大赛事中多次夺元。曾在全国重大赛事中夺得前三名或获得“十佳选手”称号的潮汕人有数十人之多,仅汕头市就有二十多人,人才辈出。

   第五,灯谜组织如雨后春笋,谜刊谜册繁英似锦。改革开放后,潮汕各地灯谜组织的管理从密集型逐步过渡到松散型,从市、县、乡镇,甚至村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一大批灯谜组(社),据不完全统计,潮汕地区的灯谜组(社)达150个之多,比改革开放前增加约15倍。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各县市为线条,由当地民政局的社团管理办公室登记,成立了灯谜协会。各灯谜协会,甚至一些灯谜组,定期或不定期印发谜册、谜报。私人自资印发谜册也曾为热潮。

    谜艺在丽日下走向原野

   谜艺走向原野,指的是灯谜艺术从民间的“下里巴人”由中高端人士提升到“阳春白雪”之后,又回到“下里巴人”扎根的社区,让欣赏“下里巴人”的群体也懂得欣赏“阳春白雪”。并且,将“下里巴人”提升为“阳春白雪”的中高端知识分子群体,自觉地、愉快地深入社区与原本欣赏“下里巴人”的群体同乐欣赏“阳春白雪”,并注意不断从“下里巴人”中汲取最原始的艺术营养。第五届大潮汕(汕头)迎春谜会的胜利召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这项跨地域的大型艺术活动,第一次由一个社区居委协办。同时开鼓的4个灯谜台猜众筑成几堵人墙,来自潮汕各城市的记者、工程师、教师、律师、会计师与当地的工人、农民、小商、搬运工挤在一起进行智慧的角力。引经据典的高难度谜作“和风和雨系天腰,猜央视栏目一:“时空连线”竟然被“泥腿子”农民射中。

   潮汕地区这道奇特的民间文化风景线,是这二三年来逐渐构成的。汕头市金平区江街道木坑社区、濠江区达濠街道赤隆社区、澄海区隆都镇、揭阳市东山区淡浦社区、饶平县的浮山镇,是这道风景线上的最亮点。构成这道风景线的客观条件有——

第一,潮汕是中华灯谜之乡,谜友及爱好者众多并且分布赤匀,“给一点阳光就灿烂”。

   第二,民营经济发展带动谜事在民间的发展。这其中的缘由有二:其一,有些企业主本身就是灯谜爱好者,他们出钱在自家门口设谜台开猜,娱人自娱。其二,商家资助谜友开谜,借助谜台为宣传企业形象,宣传自家产品的平台。

   第三,游神赛会的复兴,带动谜事的兴旺。民俗活动是诞生优秀民间艺术的契机和载体。灯谜是潮汕地区数百年来民俗活动的重要内容,乡村逢年过节或社日,有钱的宗族一定要搭戏台和搭谜台。因为有了这个历史渊源,并且有一支为数众多的灯谜爱好者,随着近年民俗活动的逐步复兴,越来越多的谜台出现在各地民俗活动的日子里。

   简评:在潮汕地区,谜艺的活动空间回到它的发祥地——民众生活的社会最基层地方——社区。对这传统艺术情有独钟的守望者,应该顺应时势,到社区开展工作,一定大有作为。

 

鄞镇凯

 

相关阅读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海滨路14号人大大楼2楼 邮编:515031 邮箱:shantouwenlian@21cn.com 电话:(0754)88523533
© 2010 广东省汕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7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