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潮声》杂志专栏> 正文
潮州大锣鼓敲响“台北传统音乐季”——走近台湾的国乐
2007年12月19日  来源:王培瑜

潮风飞絮

    应中国台北市立国乐团、台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之邀请,我和著名打击乐演奏家、广东民族乐团团长陈佐辉先生于2007年3月10日,赴宝岛台湾进行为期25天的民间文化交流和访问。前15天,我们在台南艺术大学讲学,分别为台南艺大的中国音乐学系、民族音乐学研究中心作若干“潮州音乐系列讲座”及术科教学与研讨;后10天,参加由台北市政府主办、台北市立国乐团承办的“台北市传统艺术季”演出,并为台北市立国乐团、台南艺术大学国乐团排演潮州大锣鼓及讲授“潮州音乐演奏风格”等。4月1日,应邀与台北传统音乐名家、教授邱火荣、施德玉、邱婷、施德华等讨论“北管音乐与潮州音乐”的渊源等。

    在台期间,我们还先后访问了台湾南华艺术大学雅乐团、高雄市立国乐团、台湾试验国乐团、台湾戏曲学院等,通过广泛的接触与交流,我们看到,台湾近年来在引进现代技术的同时,传统艺术同样面临着极大的挑战,而这方面的对策,
我们是比他们早一步,但他们的步伐似乎迈得不小……

台湾中小学生的“国乐大赛”

    3月17日,我们应邀参加南华大学建校10周年的庆典活动,并见证了一次生动的中小学生音乐比赛,这项比赛是南华大学校庆的保留节目,也是年度“台湾鼓王杯鼓艺大赛”的南区(南华杯)初赛,参赛队伍是嘉义县和台南县的九个代表队,共298人,带队的全是校长,有的小学在校学生只有40多人,而参赛人数就有38名;有的全校70多名学生,参赛50多名,可见,台湾的普通学校对学生的音乐素质教育是非常重视的。我在现场曾与一位小学老师有过交谈,他的队伍虽然没能拿到名次,但他说:“没关系,明年我们再来,争取拿到前三名”。

    台湾除了鼓王鼓艺大赛以外,每年还举行一次“全台湾国乐比赛”,设团体与个人奖项,我在台北时,刚好是台北市高、中小学生的国乐决赛,可惜那天没能如愿赴约。后来听台湾资深音乐家任先生说,每年参赛团体有几十个,个人赛会有更多人参加,他辅导过的团队已拿了几次第一名。

    从这些现象看来,台湾经过30多年的国乐普及教育,传统音乐特别在中小学的推广中,已经卓有成效,中小学生除了唱歌、识谱以外,还得学习一件乐器,据说,国乐还是目前台湾中小学生的热门。

台南艺术大学国乐教育的“一贯制”

    台南艺术大学位于官田乡,比邻珊瑚潭水库风景区,是台湾南部一所著名高等艺术教育学府。漫步在校区里,你会觉得仿佛置身于江南的园林小溪之中:这里有宋元明时期的石桥,据说是从苏杭一带拆运过来的;还有魏晋时期的大佛等等。“石径、古桥”与“ 荷花、流水”确实将校园装扮得十分美丽,同时也释放着阵阵的人文气息。

    据介绍,这所大学现有 “视觉艺术、音像艺术、文博、音乐”4个学院,目前有19个研究所,现有学生1000多名,博士班、硕士班是这所大学今后的侧重点。
而国乐“一贯制”(高中3年、大学4年)的教学又是这所学校的特色之一,即是说,学生从高中一年被录取后可以顺路升上大学,学校则不在校外录取大学生。这种体制有别于我们内陆音乐学院的附中格局,因为,我们的附中与大学的课程是隔离开的,而他们的一贯制是从高中3年至大学4年的连续性教学,我认为,这种体制对国乐学系的学生利大于弊,因为高中的课程与大学的课程可以作到不重复,这样能让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更多的东西。比如,我从他们一至七年级的课程表上看到,除了一般音乐学院必修的课程之外,诸如乐器科学、音乐哲学、音乐人类学、乐律学、电脑音乐、编钟古乐、北管南音、地球村世界资讯科技、社区服务等等课程,其分量之大,超出我的想象。

    另外,国乐学系7年一贯制的学生在升大学及毕业时,校方还规定每一位学生必须对外开一场或半场独奏音乐会,同时,这也是高考和毕业考的音乐术科分数,所以,一般情况下,学生们都是严阵以待。我在这所学校时,大二的学生林佑正同学,送我一盒他的“唢呐独奏升大音乐会”的现场实况 DVD,演奏技术不错,后来我又得知,该音乐会的 “策划、场租、票务、宣传、曲目构思、排练”等等,一切都是学生自己亲力亲为。可见,台南艺术大学国乐学系的老师看中的不只是学生的专业技术水平,其综合素质能力更是一项重要的考核内容。

    作为一名潮州音乐研究者,我十分珍惜这次在台南艺术大学期间的学术交流机会,来台湾时,听说这里的民族音乐学研究所学术水平很高,师资力量强大,又是世界民族音乐学家经常观顾的地方,所以我特别关注该研究所的研究课题、研究方法以及音乐文献,据介绍,该研究所分设理论组、演奏组、音乐科学组等三组,主攻“中国文化之考察与研究,配合亚太各民族音乐文化之探讨。”民族音乐学的研究方法又以“综合性、实地性、科学性”为准绳,强调“音乐田野调查与分析”。因而,中国南部的音乐,无疑是该所关注的一个重要课题。

    在台期间,一次查阅有关文献时,我意外发现了一个极有研究价值的清代乾隆年间的“丐弹胡琴”历史事件,据记载,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安南王献其国乐,清代列为安南乐舞,其中的“丐弹胡琴”,据台湾学者林江山考证,它来自安南(越南)的华侨戏班,清代皇宫的这件“丐弹胡琴”,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中国最早的琴筒蒙皮二弦(中间夹马尾弓毛)乐器。而据文献对乐器形制的记载来看,我的推断是:丐弹胡琴就是早期潮州戏的二弦!如果真相是这样,那么,中国二胡(琴筒蒙皮)的历史将从潮州二弦开始,而不是元代的四胡(此题将另文论述),这是我们潮乐研究的一个重大发现。

台北市传统艺术季掀起“潮州大锣鼓热”

    今年,台北市政府主办的传统艺术季,是从3月31日开始至6月底结束,我和陈佐辉先生于3月25日到达台北,第二天便开始排练“传统艺术季”开幕式的吹打系列和《晋风潮乐》专场节目,这次我们带去了潮州锣鼓乐《关公过五关》、《狮子戏球》、《社庆》、《画眉跳架》、《喜乐登楼》、《抛网捕鱼》等节目。

    3月31日和4月2日的这两场演出,在台北市中山堂音乐厅,都获得了台下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台北市立国乐团的乐队、台南艺术大学的国乐队,虽然以演绎现代作品著称,但他们对传统音乐作品的理解,同样具有惊人的能力,这两支乐队在著名打击乐演奏家陈佐辉的带领下,轻松地将潮州大锣鼓的神韵发挥得淋漓尽致,特别是陈佐辉与“南艺大”八位女子鼓手那刚柔相济、整齐利落的表演,令在场观众赞叹不已。中国著名鼓王安志顺、王宝灿在接受台北记者访问时曾羡慕地说:“看来陈佐辉的潮州大锣鼓已经在台湾播下了种子。”

    演出结束后,我和陈佐辉等演奏家,还先后获得了由台北市市长郝龙斌敬赠的“艺展风华”奖牌。返回时,台北市文化局和台北市立国乐团的负责人又向我们发出再次访台的口头邀请。

    今年台北市的传统艺术季,以中国传统音乐艺术为主,共展演了七大系列节目:1、吹打乐;2、动感新时代;3、戏曲大观;4、月光戏棚;5、丝竹小而美;6、文化就在巷子里;7、跨乐超连接;其中令我惊讶的是台湾的“北管音乐”和台湾南部的“潮调布袋戏”。据了解,北管音乐也叫“乱弹音乐”,于明末清初从大陆沿海传入台湾,是目前台湾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传统乐种。

    而我的听觉和视觉告诉我,北管音乐与潮州传统音乐一定有着某种联系,同样一个《风入松》牌子,其工尺谱的记法、读法和介头、音响等,两者几乎没有分别,其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需要对它作进一步的调查和研究,从弘扬中华文化角度出发,揭开两地历史上文化交流之谜,其意义将十分深远。
再是台湾的“潮调布袋戏”,其声腔来自潮地是毫无疑问的,而我们潮剧文献上记载的“明代潮泉腔”,只是纸上的符号,找不出活的音响,那么,“明代潮泉腔”与台湾布袋戏的“潮调声腔”,是否同出一辙?这是潮剧研究的又一重要课题。

    此次台湾之行,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民间文化交流活动,同时,台北市的“传统艺术季”、台湾的“传统音乐教育”等举措,对台湾当前社会上出现的那股“去中国化”风,更是一个有力的回答。

王培瑜:汕头市艺术研究室潮乐演奏家,国家二级作曲

相关阅读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海滨路14号人大大楼2楼 邮编:515031 邮箱:shantouwenlian@21cn.com 电话:(0754)88523533
© 2010 广东省汕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7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