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美协> 正文
墨色互融荷花情——刘清华艺术印象
2012年01月06日  来源:汕头文艺网
对于我们这些艺术的门外客来说,艺术的内涵是什么?艺术的外延又是什么?全然不懂。我们判断一个人是否是艺术家,首先看他所从事的职业,如若连他的职业都不清楚的话,那就从他的外貌上去猜测,例如留长头发又颇有文化气质的,象刘欢一类;胡子拉渣不修边幅又能弹会唱的,象滕格尔一类;或者是另一类型的,光头,光胡子,象我身边站着的刘清华:圆溜溜的身子托着个圆溜溜的脑袋,圆溜溜的眼睛上带着副圆溜溜的眼镜,还有他那圆得任何裤子都包容不了,只能穿起背带裤的肚子……所有这一切使他的外貌比其它艺术家更象艺术家。

  刘清华外表看来虽颇具艺术家的风范,但也有粗汉莽夫的神态:重量级的体重,魁梧的身躯,糊里糊涂的居家习惯,独来独往的生活作风。凌晨两点“三杯两盏淡酒”的夜宵便是他的早餐,中午一点一包速食面算是午餐一顿,而成年堆在椅子上的衣衫则包罗他的春夏秋冬。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外表洒脱的刘清华,却真真确确算得上艺术家一个。画起荷花来,胸无俗物,心手双畅,悠然进入一个物我皆忘的境界。画笔下,那似花非花、似醉非醉的荷花仙子,意韵灵动、体态婀娜;水墨互融之处,挥洒自如、浓淡相宜;而细嫩精微的点睛之笔,又是那样的精致灵秀。如荷叶上的红蜻蜓,花梗上的百灵鸟,荷池中的青蛙鸣叫,是那样的纤巧细致,惟妙惟肖,活灵活现,比工笔画还工笔画。乍看那简洁纤细的线条,会让人误以为是哪位心细如针的女画家所为。

  更难能可贵的是,刘清华不但工于水墨画,书法方面也造诣颇高,笔走龙蛇,一气呵成,使他的画不但能赏,还能读。每每观赏他的画作,总喜欢认真研读画作上的落款和诗书,清丽的字体翰逸神飞,酣畅淋漓。如水墨画《荷花颂》上的题诗:“风餐露宿立此身,但寄淤泥不受侵;只争装缀万丈绿,脱尽泥衣出污尘。”书法、诗情衬映画意的高洁,水墨、画意诠释诗情的真谛,诗情画意相得益彰,令人赏心悦目。众多热情的书画爱好者为之叹为观止,喜欢艺术的女粉丝慕名而至,每举办一个画展,人头涌涌的观赏者中有多少“浓妆淡抹”的红颜知己。

  刘清华经常自比“青蛙”:勤奋、善良、擅长跳跃。依我看,他更象是一尊艺术化的如来,或是蕴涵着艺术灵气和艺术天赋的如来。不但外貌象,性情也象。既胸怀书画艺术的才华,又乐天知命、真情至性,整天沉浸在“荷花池”中孜孜以求,从而修炼出炉火纯青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的至真境界。

  衷心祝愿擅长跳跃的艺术家刘清华来日能将荷花描绘得更加出神入化,说不定某一天,从他的画幅中能翩翩走出一位袅娜娉婷的“荷花仙子”来,与他相伴相依。       (黄泽璇)

相关阅读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海滨路14号人大大楼2楼 邮编:515031 邮箱:shantouwenlian@21cn.com 电话:(0754)88523533
© 2010 广东省汕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7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