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潮声》杂志专栏> 正文
梦想决定历史潮人梦
2014年03月27日  来源:汕头文艺网
 陈坤达

 

一百多年前,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硝烟刚刚消散,英、法等国的传教士和有背景的商人纷纷来到潮汕。不久,他们就敏锐地观察到潮汕人有着一种其他民系所没有的特质。英资怡和洋行在《1882—1891年潮海关十年报告》中称:“全帝国公认,汕头人(指潮汕人)非凡的联合本领……使他们的国内同胞望尘莫及”!确实,长久以来,潮人超强的血缘亲情、乡土观念和勤劳智慧让世人惊叹和倾倒!“胶已人”几成潮汕人的指称。在这方面,世界上似乎只有坚韧的犹太人才可以比拟。

潮汕人这样的特质肯定与民系的形成和流布有关。就大者而言,潮汕民系是中原在历史上向南方的几次大移民所集聚而成。第一次是秦未、汉初。始皇33年,秦发兵五十万戍守岭南;一百年后,西汉“楼船将军”平定南越国。在这两个历史事件中,都有一些中原人首次踏足“百越杂居”的潮地;第二次是西晋时的“衣冠南渡”。因“八王之乱”而致中原地区从望族到平民大批量南迁入潮、闽;第三次是陈政、陈元光父子奉武则天命在平定潮、闽啸乱后,奏准带来了中原氏族59姓开辟潮、漳;第四次则是南宋小朝庭在蒙古铁骑的追击下南逃,最后覆灭于潮地,王公贵族、匠人百工以及追随者遂在潮汕扎根落户。

在形成潮汕民系的这四次大移民中,以“西晋大族南迁”规模最大、影响也最为深远。西晋末年,持续不断的战火让中原大地一片狼藉,当时似乎只有南方相对比较安定,于是中原人开始了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族群南迁,举家举族、结伴而行,筚路褴褛、艰辛跋涉,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到了南方就好了。这一拨又一拨的逃难者,他们的目标地是福建。很快,福州、莆田一带人满为患了,难民们便继续南下。一路上但见峰峦连绵、一望无际!然而他们没有止步,再苦再累,前方总会有自己的家园。当越过盘陀岭和汾水关,一个广袤、青葱的大平原呈现在面前!他们的眼泪唰唰直下,跪叩在苍茫的大地上,感谢上苍的垂顾和恩赐——这就是家!

很多宗族的谱牒都记下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而且一无例外的赋予神秘的色彩,有的说是天边的一抹祥云在指引;有的说是神人托梦给领路人,告诉当出现风水奇观时便在那里扎根。一千多年后,当我们触摸这些感性的文字,仍强烈地感受到祖先们的激动!这是美梦成真的巨大喜悦!肥沃富饶的三江冲积平原等待着来自远方子民的开发,他们,奠定了潮汕民系的基础。历史仍然在继续滚动。此后,北方的每一场战争都让寻梦者源源不绝地进入潮地,民系的迁徒前后延续一千多年!波及十余个省份,不同地域的灿烂文化在这里融合汇聚,这是何等波澜壮阔、煌煌奇观!

在潮汕民系形成的过程,粤东的另一民系也在悄悄地聚集,那就是客家人。不过他们的迁徒之路与潮汕人不同。潮民系是中原移民先抵浙、闽后辗转进入潮汕的。文化生态上,温、泉、潮、闽为同一体系;客家民系则直接从江西越过大庾岭进入粤东、闽西。他们看到广袤的潮汕平原已是人口稠密,于是落户于粤东北山区。这就是史籍中所谓的“先到为潮,后到为客”。

从地缘文化学的角度考察,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文化现象,客家人的到达在心态上并没有作长久扎根安家的打算。在他们的神明深处,“家”是在遥远的北方,他们象“雁南飞”一样终归要回去的,所以他们自己定位为“客”。而潮汕人则不同,从进入潮地的那一刻起,就把潮汕当成自己永远的家园——许多家族的谱牒记载就印证这一点——如传说高人早就有预言,迁徙中挑行囊的绳索断了的时候,那就是你们的归宿。所以潮人一见如故就爱上这片温润的土地,这种深厚感情,经过岁月的修炼,最终变成身上流淌的滚烫血液。

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是潮汕平原肥沃的土地?是南中国海醉人的季风?是远古先人亘古的梦想?是催人奋进的潮声与祖先躁动的希冀产生共鸣?或许都是。总之,世世代代的潮人已与这片大地、这泓海水融为一体!“潮之阳,大海在其南”,潮人的生命属于这片多情的土地,潮人的梦想根植于这泓蔚蓝的海水。

感情之深厚,超乎人的想象和经验!当潮汕人因时势所迫,再度出发、开始又一次悲壮的生命远征时,这片土地已上升为一种精神的存在,如影随形,镂刻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与生命同在!

    北方人继续的南移和安定环境的自然增殖使潮地人口急剧递增,在宋元时达到一个高峰。当时的潮汕是全国人口最稠密的地区,窄小的土地已难以养育本土的子民了。已累世安居的潮人又一次感到生存的威胁。但他们没有为争夺空间和资源而互相挤迫甚或自相残杀,智慧勤劳的潮人有自己的办法,他们心中升腾起一个更大的梦想,坚信在大海的那头会有更大的奇迹出现!于是行动了。从明代开始,为了拓展生存空间,血气方刚的青年们背井离乡、结伴乘坐红头船,在亲人们模糊的泪眼中,奔向风浪肆虐的大海,寻找生命的绿洲,东南亚、南洋诸岛、美洲大陆、欧洲腹地……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的足迹。潮人的海外移民史是一部惨烈的血泪史,这是潮汕民系历史上第二次生命的大巅簸。狂暴的太平洋不知吞噬了多少满怀梦想的生命,九死一生的幸存者在异域他乡又开始了生命的搏击与抗争。让人颇为玩味的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像上次一样把目的地当成永久的家,心中温馨的家永远是大海那边的唐山,多少血汗、多少辛劳从没有磨灭他们的信念!家里有望眼欲穿的新婚妻子,有香沁心脾的功夫茶香,有风情独具的古老礼俗,有弯弯曲曲的石板小路……他们的心始终留在潮汕大地,留在“临钱水,点点滴,滴去无差迟”的低矮屋檐下,留在泛黄但字迹清晰的侨批上。

几个百年过去,在海外的侨胞或已传承了十代、二十代,“海内一潮汕,海外一潮汕”,在海外的潮人总数已达一千多万,但他们的情怀从没改变!,他们按照潮汕人的方式坚守着独特的文化传统。就像当初他们跨洋过海时,一定要带着一包家乡的泥土和井沿的青苔、带着一条家乡的浴布和妻子亲蒸的甜粿这种近乎宗教般的仪式一样,在异国他乡,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潮人社区。他们说着古意盎然的潮州话;祭拜着潮人的保护神“三山国王”;每逢传统节日,也像家乡一样游神赛会,哼上几句清亮的潮剧唱词……这是感情的维系,也是思乡情怀的慰藉。于是就有了遍布世界各地的潮州会馆,有了数不胜数的潮人社团。母土的一切,都让他们梦牵魂萦,于是也就有了许许多多让人热血喷张的潮人传奇故事,这些故事传递出来的主题永远只有一个:潮人是血缘至亲的一家人,不论身处何地,与家乡始终血脉相连!

梦想,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潮人。

1979年,就象一首唱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歌曲:“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崛起了座座城/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你迈开了气壮山河的新步伐”。在这位老人的推动下,中央、国务院作出了批准深圳、珠海、厦门和汕头设置经济特区的决定。

对于上述四个经济特区的设立,这位老人的真正想法,我们只能推理、不可能抵达。按一般分析,深圳、珠海分别紧俟香港和澳门,作为一个窗口,加强彼此的联系,为二地的回归作好相应的准备;厦门与台湾隔海相望,除了强化经济交流的纽带外,更多的是考虑中国的统一大业;那么潮汕呢?没有上面的地缘政治因素,凭什么?我想,应是基于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潮汕在海外有超过一千万的潮籍乡亲,不乏名商巨贾、英才俊杰,他们超强的家乡情结,正是建设母土的强大力量!

其实,在海外潮人的神明深处,永存一个回归的梦。几百年来,远离祖居地的潮人心灵有片净土,那就是故乡情。深远的文化传统让他们把对故土的眷恋化成愿望:到家乡建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厝”,这样才对得起祖先、对得起同胞、对得起这颗漂泊的心!在家乡有厝屋,心才有所皈依。著名的陈慈黉家族,累世侨居东南亚,打造了世界著名的米业王国,不可思议地是,他们几代人用了一百余年的时间,在家乡前美村建造了一座迄今潮汕地区最大的宅子,花掉的银子不计其数,其家人却从没有在大宅里真正住过。这就是历史的心结。

一代伟人邓小平对潮人心理的观察是极为透彻的。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来,几乎所有在海外的潮裔,都和母土建立了更加密切的联系;几乎所有——不论在世界任何地方的潮人企业,都通过各种形式、各个渠道参与了家乡的建设。而更让人感动的是,在母土创造的商业利润,他们大多用于家乡的福利事业!真是桑梓深情,血浓于水。一个早为世人所称道的事实是,华人首富李嘉诚,在家乡办大学、建医院,直接捐款超过70亿元。这绝不是个例,而是集体意识。这些义举背后,我们可以触摸到潮人的生命逻辑,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大大的梦想和愿望:什么时候,能让所有的潮人同胞、父老乡亲都好起来!

我终于明白,潮汕人超强的归属感和凝聚力,来源于生命之途的艰苦跋涉、来源于对自身命运的抗争,也来源于对亘古梦想的追寻,这是一个曾经濒于绝境的族群所迸发的高贵品质,由此而观,这个族群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

二千年历史云烟,记载了一部潮人辉煌的历史,从寻梦家园,到从家园的再出发、再寻梦,到梦归故里,三个梦,成就了一个世界潮人大家庭,也抒写了一个震古铄今的历史传奇,这是世代潮人用心锻造和代代血嗣构筑的。这个辉煌将延伸向历史的无限。

辞曰:大潮起兮、云水飞扬。

 

 

相关阅读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海滨路14号人大大楼2楼 邮编:515031 邮箱:shantouwenlian@21cn.com 电话:(0754)88523533
© 2010 广东省汕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7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