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正文
人物生动扣人心
2014年04月29日  来源:汕头文艺网
——从《败家仔》谈陈英飞潮剧创作艺术
□谢惠鹏
  潮剧《败家仔》 陈玉盛 摄
  方展荣在潮剧《败家仔》中扮演丘孝 陈玉盛 摄

  笔者曾经帮家乡的父老乡亲请戏班,那晚点戏,我力主演《败家仔》。《败家仔》,也叫《扛石记》,这是知名潮剧作家陈英飞创作的潮剧,写得真好。好就好在它生动地表现了传统伦理道德的题材,倡导孝道的美德,对今天的功利社会很有教育的意义,这是其一;其二呢,还由于这是一出富有浓郁地方特色,让人喜闻乐见的好戏,达到了思想性、艺术性和趣味性的完美统一。果然,演出的效果十分好,足可容纳几千人的一个大广场,坐得满满,大家看得很投入,全场笑声不断,在接受道德教诲的同时,老百姓也得到了艺术的熏陶。

  我近日专门去买了《败家仔》的影碟来观赏,据音像店的老板介绍,这出戏的影碟销得很好,可见它是广受人们喜爱的。一出好戏,它有旺盛的艺术生命力,会超越了剧作家的自然生命,也会超越了时空的限制的,而让更多的人们乐于观赏。

  贴近老百姓的心声

  《败家仔》,为什么那么受到老百姓的欢迎?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这出戏的内容贴近老百姓的生活,反映了人民群众的心声,可以说是来于我们的生活的艺术作品。剧作家想群众之所想,说老百姓之所说,与他们同欢乐共悲哀。这是此剧取得成功的最主要的经验。

  艺术从来都是源于生活,是对生活的集中的生动的反映,这就要求剧作家不能老呆在书房里冥思苦想,而是必须深入生活,了解老百姓,知道他们的爱憎,贴近群众,让他们感到亲切,可以激起他们感情上的共鸣。戏剧是综合的艺术,是由编导演舞美等共同合作完成的。但这远远不够,一个优秀的戏剧,它总是要在现场观众的热情的参与下,才得以最后完成的。

  当然,剧本是一剧之本,剧本的创作至关重要,没有剧作家的艰苦劳动和成功的艺术创造,什么都免谈。陈英飞是优秀的潮剧作家,他的身上最令人敬重的品质,就是他对艺术的敬业精神。他所创作的戏,总是坚持一种精品的意识。这就非常可贵。在这出戏中,我特别欣赏他的关注老百姓的平民思想。在当前的市场经济里,一些人身上有了一种唯利是图的错误倾向,他们蔑视传统伦理道德,忽视了孝道的美德,这就引发了不少社会矛盾。陈英飞敏锐地捕捉到这个问题,并把它艺术化地在舞台上展现。不肖的子媳的丑陋与可憎,被他准确而入木三分地刻划出来。越是生动,就越是可恨,他们的寡廉无耻,也成了一种生动的活教育靶子。

  观看《败家仔》,不仅仅是娱乐,更是一种善的引导和教诲,陈英飞借着戏剧艺术的形式,寓教于乐,使戏剧艺术的教育作用得以充分发挥,达到了劝诫的实际效果,可以说,这是艺术介入社会生活的一个生动例子。

  活泼的人物形象

  《败家仔》的成功,固然由于它的爱憎分明的深刻的思想性,更由于它刻划了生动的人物。艺术作品不能够成了说教式的宣传,它的教诲的思想,必须依靠人物的性格来完成。人物塑造得越是栩栩如生,感染力越深,它所达到的教育的意义就越大。

  很显然的,作为一个优秀而成熟的潮剧作家,陈英飞深谙这种艺术的法则。在这出戏里,人物虽不多,他却是不忽视每一个人物,努力使戏里的每一个人物都活起来。当然,这其中也还是有主角与配角之分的,不可能平均用力。我发现,他把更多的力气都花在了主角不肖子丘孝的刻划上。让丑派人物当主角,也是这出戏的特点。丘孝的不肖,似乎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身上集中了种种的奸恶,这里,陈英飞不惜用一种夸张的漫画式的手法来增强人物的可憎和可恨。这在戏剧艺术中是允许的,也是加强戏剧矛盾冲突的惯用的手法。而为了衬托,他还有意识地刻划了其妻王氏的形象。两丑成了一种双峰并峙的艺术对照,在互相对应间,各丑其丑。不能不说,正是如此的精妙的人物描写,才确保了这出戏的成功。

  而陈英飞在创作中,也十分注意营造一种典型的戏剧环境,让人物在这独特的场景里,充分表现,并在最强烈的戏剧矛盾冲突中去完成对人物性格的描写。这种注重发展与动态的塑造人物的艺术手法,也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了陈英飞戏剧艺术的无限魅力。

  潮味浓郁的艺术性

  观赏陈英飞的《败家仔》,最让我们赏心悦目的是他浓郁的潮味。潮剧姓潮,有潮味是当然的,又算得什么特色呢?是的,不过由于表现的内容不同,潮味的表现也并不相同。如《败家仔》是一出表现市井的潮剧,过分的文雅显然味道不对。

  陈英飞在剧中,无论语言、曲词和其它的表达,他都力求通俗,力求一种平民化。其实没有什么雅与俗,妥贴即是最好,准确便算传神,这是艺术的真谛。我发现,在语言的对白上,陈英飞不避俗,大胆地把老百姓的语言搬上舞台,如“人无做恶无人畏”、“恶人敢做鬼也惊”,如“三步变做两步行”等等,都是老百姓常说常听的话,很自然地就拉近了戏与老百姓的距离,让他们立即进入戏剧环境之中。

  而有的语言,不但通俗,而且生动,对表现人物性格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如丘王两人在偷吃炖猪脚时的对唱:“一双竹箸直溜溜”(王),“一钵猪脚焖酱油”(丘),“一双酒杯咬到缺”(王),“一对鸳鸯盘底泅”(丘)。则把一对好吃懒做、贪图快乐的人物,活活的刻划出来。这种借着语言来描写人物的艺术手法,正是中国传统的艺术表现方法,陈英飞得此真传,且运用起来得心应手。

  剧中,陈英飞语言的生动,还表现在一种语言的幽默性上,他的不少语言、唱词,都是对群众语言的活用、妙用和巧用,如幕起时丘孝上场的唱和白,就很具幽默的情趣,这是一种自白式的介绍,也可见出一个不正经浪子的形象。我们捧腹大笑之余,却也有所思考。

  《败家仔》,只是陈英飞众多潮剧创作中的一种,却也是最能展示其艺术才华的作品。他把对生活的理解与自己的平民思想结合在一起,把自己的优秀艺术与为人民服务的理念结合在一起。他的创作是潮剧艺术百花园里的一朵奇葩。

相关阅读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海滨路14号人大大楼2楼 邮编:515031 邮箱:shantouwenlian@21cn.com 电话:(0754)88523533
© 2010 广东省汕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7907号